改革开放40年,中国藏学研究做了啥
发布时间:2018-11-05
来源:统战新语
【字体:

图片.png

2018年11月1日,“改革开放40周年国内藏学研究回顾与展望研讨会”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召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有关负责同志,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等20多家相关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的35位知名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

在开幕式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安七一在致辞中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藏学事业进入了崭新发展阶段,藏学学科体系更加完备,藏学领域机构大幅增加,培养了为数众多的研究人才,特别是一大批中青年藏学人才,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在国际藏学界的地位不断提升。站在新的起点上,中国藏学人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西藏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深入研究西藏和四省藏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深入研究保持西藏和四省藏区社会持续、长期、全面稳定问题,深入研究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问题,深入研究中央支持西藏和四省藏区各项政策落实完善问题,深入研究意识形态领域问题,深入研究保护和发展优秀民族文化问题,深入研究党的基层组织建设问题等,更好地发挥出涉藏智库作用。

图片.png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郑堆在主旨发言中对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藏学研究工作进行了回顾和展望。信息量太大,小编在此给大家敲黑板划重点啦!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与藏学相关的项目,1994年8项,占411项的1.94%;至2018年231项,占6653项的3.47%。25年间社科基金项目总数增长16倍有余,涉藏项目增长了近29倍;

目前国内的藏学研究、教育、出版机构100多家,分布于北京、西藏、四川、青海等20余个省市自治区;

目前,从事藏学研究的专业人员约在五千人以上,其中,藏族学者约占半数,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专家约占三分之一。中央民族大学、西藏大学、等高等院校,开设了藏学专业,培养了一大批藏学研究人才,其中硕士上万名,博士有千余名。

据统计,从1949年至1995年的46年间,全国共出版藏学图书2200余种,1996年至1999年的4年中,藏学图书的出版已超过1000种。从1980年至今,用汉文在全国各类报刊上发表的藏学研究论文或文章56700篇。1979年至2018年用藏文发表的学术论文近2万篇。

藏学研究领域不断扩大,涉及政治、历史考古、宗教哲学、经济社会、藏语言文字、文化艺术、文学、科技、文献研究、工具书等诸多领域。

汉文、藏文、满文等档案文献及藏汉文古籍的整理、出版和研究成果在学界取得了广泛的关注。《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菩日文献”精选本》等重要成果相继出版,其中不乏孤本、珍本或首次刊布。据不完全统计,藏文古籍已经整理出版4200本(辑),代表性的有《中华大藏经》(藏文)对勘本。汉文涉藏古籍出版了至少千余本(种),如《通鉴吐蕃史料》。藏文古籍汉译、汉文古籍藏译同样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就,《西藏王统记》等汉文古籍藏译的出版,在学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藏学界加强了与国际同行的联系,积极开展学术交流。翻译出版了《敦煌吐蕃历史文书考释》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国外藏学论著。

各藏学研究机构积极开展交流活动,加强协作,举办了藏学单学科或多学科的学术讨论会、论坛650余次。

国际学术交流与日俱增、不断加强。我国主办了北京国际藏学讨论会、藏医药国际研讨会、西藏考古与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国际汉藏语暨语言学会议等等若干次国际性藏学研讨会;我国藏学家出席了国际汉藏语暨语言学会议、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会议、第三届以来的历届国际藏学讨论会,参会人数日趋增多。

改革开放以来,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西方国家攻读与藏学有关的硕士、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越来越多,有不少学成归国,在国内各高校、科研机构中从事藏学研究、培养硕博士,与此同时,也有海外从事藏学研究的学者受聘在中国从事相关教学和科研工作。

建立在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基础之上的新媒体异军突起,与藏学相关的网站、APP、微信公众号、数字杂志、数字报纸等有数百个。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中国藏学任重而道远。对于未来的中国藏学研究发展,郑堆总干事提出:

藏学研究必须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定不移地贯彻党中央制定的方针、政策;

中国藏学研究必须一如既往地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坚定不移地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

中国藏学研究要始终坚持为西藏及其他藏区四个文明建设服务,为一带一路战略服务的科研方向;

加强对藏传佛教问题的研究是中国藏学的一项重要任务;

继承和弘扬藏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藏学研究的一项长期任务;

努力提高藏学科研人员的总体素质是全国藏学研究工作者的共同任务。

研讨会期间,21位学者围绕 “1978年以来我国高校和科研机构的藏学研究” 及“1978年以来藏学各领域专题研究”两个主题进行了发言。与会专家还围绕“新时代藏学人的使命”进行了圆桌讨论。